一本正经的阿仓

罐虎/ooc/短篇/车停之后

    姜东昊揉着自己快要断掉的腰,有点怀念曾经跟在他身后,软软地唤他“东昊哥哥”,稍微分开几个小时就委屈巴巴地缩在他怀里不肯放手的那个小尾巴。
他比小尾巴大了五岁,但那时也不过是个十岁大的小屁孩,有个自己走哪跟哪、做什么学什么的小尾巴,不禁觉得厌烦。几次打算斥责他,让他走开,却在对上小尾巴无辜的眼神时,又不得不将准备飙出的恶言恶语咽下。
    “这小屁孩的眼睛也太好看了吧......完全没法对他生气啊......”十岁的姜东昊经常一边恨恨地想着,一边继续履行好哥哥的职责。
    后来上了高中,小尾巴的搬家让他难过了好长时间,却也只能强打精神,每天埋在试卷堆里如溺水般的窒息中默默忍受。17岁的姜东昊几乎天天晚上做梦,都能梦到自己从前紧握着小尾巴的手,拉着他在小区里东奔西走;梦到小尾巴被他逗笑时弯弯的眉眼......所有对小尾巴的回忆成了他整个高三的精神支柱。

    所以究竟......是怎么到现在这样的呢......
    姜东昊望着窗外的蓝天回忆了许久,终于扶着酸痛的腰下床,走出房间。
    “起来了?”坐在饭桌前西装革履的男人放下手中报纸,打了碗粥殷勤地放在他面前。昨晚体力的大量消耗,令姜东昊一闻到食物的香味就感到饥肠辘辘,对面前的粥毫无抵抗。
    姜东昊趁着喝粥的间隙,眼睛不住地往对面的人身上撇。黑衬衫、黑西装裤,头发一丝不苟地往后梳着,鼻梁上架着副金丝框眼镜----活脱脱的斯文败类样,除了那双好看的眼睛,哪一点像他曾经圆脸、小卷毛,笑得可爱的小尾巴啊!
    “哥又在怀念曾经的我了?”赖冠霖读完报纸,慢条斯理地整齐叠好放到一边。他当然感受到姜东昊观察他的灼热目光了。
    姜东昊被他没什么起伏的语气一惊,心虚地不敢回答他,几乎要把头埋进碗里。
    赖冠霖脸上虽然没什么表示,心里却觉得这样的姜东昊极为可爱,明明是只老虎却时常露出小猫的神态。
    “哥,我去上班了。”赖冠霖去门口换鞋,姜东昊囫囵咽下最后几口粥起身想要去送他,刚走了一步就膝下一软,撞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。
只觉得有什么柔软的东西轻轻拂过他的脸,紧接着赖冠霖气息就灼伤了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 “东昊哥哥,我爱你啊。”










赖冠霖——风暴成长的1






真油腻
呕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评论(2)

热度(2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