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本正经的阿仓

【暗巷组】占有

格雷夫斯x克雷登斯
设定:警察x邪教头子(?)家的养子

这次的惩罚比之前来得都重。
母亲扔下皮带发出一声有力且清脆的“啪”,踩着高跟鞋下楼的“哒哒”声,似乎还带着怒气。
等母亲离去好一会,克雷登斯才从持续的疼痛中回过神来,他不得不依靠扶手站起来。膝盖弯折得太久了,慢慢地拗回来也无法缓解那种深入骨髓的酸疼。他的小妹妹从暗处跑出来,牢牢地抓紧他的手,扬起的小脸上满是泪水。
他只是冲她温和地笑笑,捏了捏她冰凉的小手:“你该到床上去了。”

格雷夫斯睁开眼睛,尽管他的头才沾到枕头不久。他在那短暂的几分钟内,梦到了克雷登斯——那个阴郁的男孩在他的梦里无声地哭泣着。“哦,可怜的男孩”,他叹了口气。
第二塞勒姆一直很是让他头疼,扰乱社会秩序、教唆他人犯罪、损害未成年人身体健康……一个不折不扣的邪教!但那个女人总能想方设法地清除掉证据,不惜杀害证人甚至他们无辜的家人。
格雷夫斯揉了揉太阳穴,明早开会的任务逼着他躺回床上。

格雷夫斯趁着午休出了警局。
他叼着烟站在河的边上,望着波光粼粼的河面发呆。他突然有感应地抬起头,正好看见桥对岸的男孩。
克雷登斯立于人群中,机械地向走过他身边的人递着传单,他的头始终没有抬起来。中午的阳光十分刺眼,却仍盖不住他身上所环绕的阴郁气息。
“天哪,他简直像河中心的一根草,随时随地就要被淹没了似的。”格雷夫斯忍不住心想。好像是为了应验他的猜想,男孩在同格雷夫斯对上眼神的瞬间,身体晃了晃,倒进了汹涌的人群里。
格雷夫斯暗骂了一声,将手里的烟直直地丢进河中,冲向对岸。
已经有好心的人扶起了男孩,并关切地询问他。格雷夫斯舒了口气,跑来的过程中他不止一次的想象出了男孩被人所践踏的画面,这让他十分不安。
他把男孩扯入自己怀中,亮出警察证,示意自己会妥善处理后便带着男孩离开了。他从男孩倒入他怀里时的闷哼中得出,男孩肯定伤得不轻。
“嘿,杰克!”他抱着男孩,冲远处的人喊道,“我下午有事,就不回去了!”杰克扬扬手,表示明白。

克雷登斯被猛得扔到床上,还没忍不住发出的痛呼,被突如其来的寒气刺激得咽了回去,硬生生挤出了几滴眼泪。
格雷夫斯粗鲁地扯开男孩的衬衫,把它连同外套一块丢到地上,他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变得如此烦躁。
他盯着男孩苍白的起伏的胸膛,感受着自己剧烈的心跳声,突然心生怯意——他害怕面对男孩背上的累累伤痕。自欺欺人地闭上眼睛,小心翼翼地扶住男孩温热的肩头,将他翻了个身。
“没事的,格雷夫斯。能差到哪里去呢,只不过是一些鞭伤,你是个警察,见识过的情况比他更糟的多了去了。”他不断地做着深呼吸,尝试命令自己,就像前警察局长的父亲小时候曾对自己做过的一样。只要父亲一开口,他都会做到完美。
“可这不一样!”心中突然传出的声音让他吓一跳
“有什么不同?”

“因为这些鞭痕出现在男孩身上。他是我的男孩。”这个声音年幼且坚定地说道。

评论(8)

热度(34)